LAURA鱼缸君

绘画 写字 JRR托粉 彩墨钢笔 精致爱好者 生活摄影 宇宙科幻迷 微博@野生鱼缸君_

我一生的黃金時代
細看過沉默的大多數
驗證本質無能的憤怒
行駛特立獨行的路途
一想到你呀 我這張臉就泛起微笑
愛你就像愛生命
當我跨過沉淪的一切
向著永恆開戰的時候
你是我不倒的旗幟
流年似水經過
阿芙羅蒂從浪花裡浮現
淡淡地愛著海流山川

【医患组】“我这不是,又回来了吗”

Genji × Angela
【二】
  “呼.呼......”
  源氏从梦中醒来,午夜时分病房已熄了灯,只剩下床头的医疗器械屏幕微微亮着。
  他梦见花村的月亮,雨后的夜晚足够晴朗,他在后院积水塘旁边蹲着里捉一只青蛙。半藏站在他身边拿着一只篓子,
  “弟弟!堵住右边!别让它跑了。”
  “不会的!”
  梦里转眼间两个人已经长成了少年,源氏从游戏厅回到家,家里灯火通明,家族长老们在客厅坐着商量什么,半藏也在其中,看他的眼神里的情绪很复杂,他至今分辨不清楚。
  “哥哥......”
  “滴。”
  病房的门突然打开,走廊昏黄的光溢了进来。来人按亮了地板角落小夜灯,淡淡的蓝光打在她脸上。
  “齐格勒博士?”
  “你没事吧?”安吉拉快步走近,阅读着医疗器械屏幕上的数字信息。
  “啊......刚才我值班室的仪器提示音响了,显示心跳波动太大。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”安吉拉的手指触在他的臂膀上,带给合金皮肤一丝的温度。
  “没有,我做噩梦了。”源氏看着她清透的眼睛。
  “噩梦?......啊。”安吉拉坐在床沿。“再过几个星期会不会好一点......或者找一个心理医生......”
  “你们医生都小题大做吗。噩梦而已......”
  “......没事就行吧。吓了我一小跳呢。”安吉拉打了个哈欠,看着他伤口正在愈合的面容,“明天你就可以下床试试走路了。”
  “谢谢博士......你回去睡觉吧,我没事了。”
  “等等,我得上传一个你的身体数据给月球那只大猩猩。”安吉拉在屏幕上点了几下,走到病床旁边的沙发上坐着。
  “可能需要十几分钟,我先坐一会儿,等上传好了我就回值班室。你继续睡吧,源氏,我会脚步很轻。”
  源氏点点头,将头偏向窗外。月亮正是合适的角度,从雾蒙蒙的山脉生起来。当他再去看安吉拉的时候,她已经趴在沙发上睡着了。器械屏幕显示“100%数据上传完成”。
  还是......不要叫醒她了。
  安吉拉在夜晚卸下了平时繁琐的工作装,只穿了简易的白色医疗服。夜灯还亮着,在她脸上打上微蓝的亮光。
  他想起刚从手术中醒来的时候,全身都没有知觉。有个发色金黄的白人女子,穿着蓝色的手术服,手里拿着黄色药液的针筒,轻轻的对他讲,今后的每一天他都会在她的照顾之下。
  “源氏,你活下来了,和以前很不一样,但是不要怕,慢慢来。”
  她的声音真的很温柔很温柔,他突然就安下心来。
  之后的每一天,不管是他立在机械改造室的时候、躺在病床上的时候,一日两餐,她将饭食喂到他的嘴边时他还害羞迟迟不肯张开嘴。
  一周的全身肌肉骨骼重建,经历机械和血肉融合的撕裂的痛楚时,他会想到那张温柔美丽的面容,微笑,低头,与认真的眼神。
  雨季了.....雨季总是很凉。会着凉吗......医生。
  源氏的念头不知道该不该放下,但他已经揭开了自己身上的被子。
  腿......能动了,可是很难控制。
  右脚往右挪一点。挪出去。把左脚也用手过去。靠近床沿......好,挪身子。
  源氏抬手轻轻摘下了连接机械身体的那几根线管,屏幕提示弹出轻轻滴了一声,吓得他停下了动作,像偷偷摸摸怕被发现的小孩子。
  脚下地......接触到地面了吗?好......接触到了。一只脚,两只脚。挪屁股......一二三,手臂坚持住,起身——
  成功!
  月光下的源氏以一种搞笑的站姿摇摇晃晃立在床前。
  靠近沙发也就十步吧?对了,被子......他颤巍巍转身抬起床上的被子。
  左脚,右脚,左脚,右脚......好了,蹲下.....
  脚心突然一滑,源氏整个人向前扑过去,他迅速将被子往膝盖下方垫去,以至于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。
  源氏松了一口气,只是沉闷的响声。虽然整个人几乎跪在了地上,但是至少没有吵醒......
  源氏抬头,发现他跟安吉拉的距离只有5厘米,她的发丝触碰在了他的脸上。
  心跳加速。她很安静,但呼吸声因为距离而变得十分清晰。
  他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温柔的心绪,抬起手去抚摸她的头发。
  安吉拉......请允许我亲吻你的额头。
  他将被子轻轻搭在她的肩膀和腰间。
  “晚安......医生。”